摘要:

【单幅图片天天奖励计划新增规定】对于纪实、新闻类图片必须注明拍摄时间、地点、事件等客观信息;给图片命名尽量以客观陈述性文字命名,避免为图片以主观性取文学修辞式的名字,否则即使图片再优秀,四月风有权不予评奖。


注:关于为作品命名的新规定不知是否引起会员们的重视,看似小事却是一个观念性问题。既然是客观记录,命名就要客观陈述。世界上很多著名摄影师及很多严肃的摄影书籍上,对影像作品命名时宁可繁琐也绝不失客观。在此四月风希望会员们能接受这样的一个相对而言更能体现影像价值、更为有助影像传播的观念。

四月风将在本月31日前,对遴选出被奖励的作品若是主观的名称,将按着影像内容重新命名。四月风将会在未来一个确定的时间,对影像作品名称依旧非常主观的帖子,四月风不再予以重新命名,影像作品可能失去被奖励资格。

同时,四月风也将在公布奖励作品时,会尽量简短详细地摘录作者的说明。请会员们对我们予以监督。

推荐大家读一下内奥米·罗森布拉姆的《世界摄影史》以及伊安·杰弗里的《怎样阅读照片》等书籍,借鉴那上面刊登的影像作品是如何命名的。



2016年2月2日《天天图片》获奖作品共4幅。

1

呼伦贝尔,放牧王东林.jpg呼伦贝尔,放牧-摄影/王东林 2015年6月下旬呼伦贝尔鄂温克旗辉河地区布里亚特牧民

http://wangdo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9171

2

网络危情汤御奎.jpg

网络危情-摄影/汤御奎 拍摄于2015年5月15日,南京站至新街口地铁。

http://tangyuku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9155

3

赶大集李成凯.jpg

赶大集-摄影/李成凯 2015年 小年,拍于辽阳灯塔马路湾 农贸大市场

http://lichengka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9144

4

Marina李大伟.jpg

Marina(创意图片)-摄影/李大伟

http://lida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9169


2016年2月2日摄影评论获奖共3条。

1

孙宏亮在魏民《结<该跨过当代艺术了>》的评论:

思绪有点乱,没有把深奥的东西浅显地讲出来。所谓深入浅出是深刻理解后的高级表达,能把简单的东西做复杂简单,能把复杂的东西做简单复杂。但你老能认识到跨过当代艺术是个了不起的觉悟。向您致敬!
我感觉,国人搞当代艺术的,大多是牵强在搞,没几个是站在全球化视角认识当代艺术,我们从农耕社会走出来时间还太短,我们生存的社会还没完全走进世界的当代中。自春秋战国以后,中国鲜有思想家出现,有的大多是投机家,阴谋家,这话说远了。做当代艺术没有思想准备哪里还有观念可言?有思想不一定非得是思想家,就摄影而言那叫有想法,高级的想法,好的想法。哎!说得更远了,大家都是苦于没有啊,都在发愁,发呆,发愣,甚至发傻。怎么办?大家就在理论里找,也没找到。我说摄影理论就像草丛里的一条小径,只是告诉你鲜花盛开的大致方位,能不能找到你心中的花朵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跨过去?对。早晚的事,只是是我们这一代人吗?

http://wei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60#reply

2

龙二在孟祥彬《送子观音》的评论:

送子观音作为民间俗神在医疗和文化并不发达的年代里可能成为一种寄托。寄托宛如一副医治精神阵痛的方剂。而精神并不仅仅局限于精神,如同物质并不仅仅局限于物质。本图中如此之多的“子”,或者还可以有更多内涵的延伸,譬如使人想起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人流广告、偏远地区落后的医疗条件以及人类的生存环境等等。送子观音,即是先被送而后送人,此为舍得。或者,这可以成为文明与落后、物质与精神、人与神的一场对话。

http://mengxiangb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9148#reply

3

徐修成在渠岩《观看中的他者之镜——从观看的让渡与偏见的涤除中思考乡土中国的纪实摄影》的评论:

这是对纪实摄影师一篇及时的指导和提高的文章,尽管这是一篇理论性与学术性很强的文章,有很多专业词汇及理念;尽管我看过之后还是一知半解,但是我已经收藏且还会看上许多遍的,直到让我走出纪实摄影的困境为止。
之所以说困境,是因为爱上摄影已经十几年了,过后更是狂热的爱上纪实摄影,上世纪末,一批省城的摄影爱好者后来更是朋友,走进了大别山区,连续几年拍摄“热土大别山”题材的纪实摄影。不知不觉就走进了这个看似容易拍摄实际很难融入的题材。当然其原因首先是个人的知识结构、人生阅历以及个人的悟性有很大关系。侯登科、张铁林、吴家林、王福春都是我崇拜和喜爱的摄影师。
一直以来,我应该怎样的去拍摄身边的父老乡亲、我的热土大别山,应怎样的视觉、怎样的切入才会具有深度,如何才能够把我的父老乡亲的思想、精神体现出来,而不是表面简单的记录,两年来,有幸成为了四月风会员,在立足影像谈文化的宗旨下,四月风团队汇聚了民间真正学术和专业水准的老师和朋友。在这里能够聆听和阅读在艺术院校都难得的专题讲座,实实在在的能够进步、收获良多。也渐渐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慢慢的梳理自己的思想。
具体到今天渠岩老师的这篇文章谈到的有关”乡土中国“的纪实摄影,更是给我馄饨的理念注入了清醒剂,让我还有更多的思考。新农村建设每天在我眼前上演,尤其是身处5A级风景区,旅游经济高速发展,不伦不类的农家乐建设、饮食和居住环境变化的背后都是政府和旅游资本掌权者背后的推手,由于每届及各级领导水平的问题,旅游资源在严重的浪费中,看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实际上每天都在流失。因为国家宏观政策主导,法律法规的不健全、现在出门旅游基本上就是找罪受,尽管没有到欧洲旅游过,但是从各种途径了解到的与瑞士、奥地利等旅游胜地相比相去甚远,甚至因为资源的浪费已经根本无法达到了。
美其名曰新农村建设,只不过是集中老百姓手中的资源,建设几栋火柴盒式的楼房、一个健身广场、一个池塘、几盏路灯就ok了,这同时更是在浪费着不可逆转而又少的可怜的资源。我有许多兄弟姐妹在外创业,有很多做得很出色已经积累很多资本,有时候回来谈到家乡的问题,他们说他们无时不在思念着老家,甚至更想回家建设能够自己颐养天年的别墅,熟不知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因为政府的各种旅游规划,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被划进了”旅游圈圈“里面了,想施展手脚,几乎是不可能了。
渠岩老师,作为一个艺术家,把许村变成了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净土,但是我要说的是这种努力只是许村一个点呀,出了许村就是尘土飞扬、乌烟瘴气的现实世界。你们的、他们的、我们所有人的家乡怎么办?我们一样的想拥有青山绿水、小桥人家、安逸祥和的故乡呀!没有办法,几乎是毫无办法。已经是这样的环境,那么我们普通百姓,只有在这种环境中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能够找到游刃有余的生活方式则更好。作为艺术家,若能够运用自身的资源改变社会,哪怕是一点点也就心满意足了,艺术家也就会少一点痛苦。
怎样创作好“乡土中国”的纪实摄影,关键是要把握和分配好“自我”和“他者”的权力关系,但是何谓把握好,依然要依靠我们摄影师自的身感悟了。
最后再真心的赞一把首届“乡土中国”纪实摄影展览,更为渠岩老师能在展览之后,总结出如此的精华理念,大赞一把!

http://quya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69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