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青年影像艺术咖们,来和四月君一起温习下上一期推送的重点:多读书、多读书、多读书。除“多读书”外,“跨界性导师团”也是昨天推送中提到的重点。跨界,“对提升学员的整体能力无疑是非常有帮助的”,赞同!四月君今天就向你推送本计划(啥计划?)第一位跨界导师——渠岩。话不多说,快往下看 ~

第二期四月风青年影像创作扶持计划

导师

渠岩.jpg
渠岩

当代艺术家


---------- 采访纪要 ----------


四月君: 您怎么看待中国青年摄影和影像艺术生态?比如,您认为存在哪些亟需解决的问题?有什么建议?等等

 

渠岩:国内摄影和影像艺术生态近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是各类有关摄影和青年摄影奖项和扶持计划名目繁多,花样翻新,层出不穷。许多青年摄影家不断地拿出新的作品走马灯似的接受各类展览和评奖。一方面真正的为青年摄影家建构严肃的学术平台和机构却又很少。这会使青年摄影群体或者受盲从驱使,或者受成功学的影响。长此以往将会破坏严肃的摄影艺术生态。年轻人代表着未来,这几年出现了一批优秀的青年摄影家,他们受了良好的艺术教育,有很多留学的背景。他们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呈现了崭新的面貌和表达。

 

我是以艺术家的身份介入到摄影和影像领域,如果从摄影或影像的内部视角尤其是技术视角上审视,我的身份无疑是非法的,至少是不合时宜和反专业化、专家化的。但这次“四月风青年影像扶持计划”将界外人士给积极纳入的行为,多少体现出这次计划对“跨界性”与“异质性”的态度,即对“边缘看中心”这一旁观者视角的重视,它含蓄地默认了像我这类“半生不熟”的局外人有发现局内人盲点的优势。在此意义上,我可以放心地从我的历史局限性与价值喜好出发,谈谈我对中国青年摄影和影像艺术生态的一些不靠谱但不见得不重要的看法。

 

首先,不论在文化领域还是社会领域,所谓“生态”灾难及其问题都与我们熟视无睹的认识论,以及充斥我们艺术和文化界的悲观主义,尤其是与政治上的无力感有关。不论对当代艺术界还是摄影世界而言,我们都面对着大同小异的问题和挑战。即使说,当下我们面对的是既能包养民主倔驴,又能收买权力暴政的市场,而在技术及使用方式上,我们也都齐步进入“手与眼”(告别了“心与眼”的传统)的“Pad” 世纪,摄影的对象也相继地在技术的个体化、民主化和流行化的趋势下,渐趋集中对“I”(个体)和“S”(性)问题的情欲化表现,或是对媒体炒作的热门(HOT)事件、巨型奇观以及国际性悲剧进行“三无”式(无思想、无创造、无想象力)地反刍;而其理论阐释的框架也抵挡不住流行文化、传播媒体、符号与奇观等文化现象配置好的流行范式。总之,出现了过分沉迷对“个体”关注,又过分陶醉在“无意识”领域等滥情式分析的习惯。这种“个体主义”的欲望摄影和倚赖于奇观、奇闻与惊悚效应的新闻式摄影,很容易取消对真切的他者、微观的历史,以及复杂的事件进行“谱系学”思考与“多主体”的实践,它们除了重复生产脱离现实的理论之外,难以通过影像的方式提供另一套观看世界和重建关联的路径。

 

其次,摄影或影像应与主流社会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或是说摄影艺术家应对主流权力或是霸权话语秉持怎样的姿态?这无疑涉及到摄影艺术对待社会现实的立场和态度问题。有的人坚持批判和揭黑;有人提倡理解、包容乃至调和,还有的则走在第三条路,既是参与、介入和实验式重构。它们各自都对应以下三种人格类型:第一种是“斗士”型,即对所有的压迫性话语和不公正的社会现象都保持着永恒的敌意和永不妥协的战姿,其激进式的传统离不开民粹派的根底;第二种是“知识分子”型,即在理性的传统下,认为独立的思考胜过情绪化的抗议,严肃的怀疑要比对任何立场的忠诚更无害与持久,其中冷静的拷问能超越同情与憎恶的简单对立。也就是说,他们启用建立在关系主义逻辑上的“理解”抚平了斗争逻辑上的伤痕。第三种是行动者型。他们相信实践胜于理论,相信失误的过程胜于理念的超然,相信面对面对碰撞要比与世隔绝的笔伐来得过瘾,同时也比头破血流的两败俱伤要可靠。易言之,他们相信社会是永不平衡的“力的斗争”,只有积极地介入到与集中的权力现象进行持续不懈的争夺过程,才能有望在金钱与权力共谋的全球化时代保卫住社会。他们深信公共精神的社会建构不能仅仅满足于理论研究和话语层面的研讨与建构,它离不开切实与具体的艺术行动。也就是说,艺术家只有永不停息的积极介入,世界的秩序才会在动态中有逐渐接近完善的可能。总言之,他们对激进的批判态度保持着谨慎的距离,尤其担心两败俱伤之后,改头换面的极权主义借此得以转头重生。同样,它们也警惕冷漠的理性可能会滋养犬儒的恶习或虚无主义精神的泛滥。所以,他们愿意在过分远离与过分接近中,重新开启第三条道路,即基于日常生活中具体和策略性的摄影实践,对现实社会进行参与式的介入。这就意味着,要打破影像的再现性的思维模式,以及视觉中心主义的顽固体系,在“跨界”和“流动”的实践式装备中,尝试与不同的主体一起互动互渗,从而让影像成为不止于观看,而是能在不同主体间重新引发倾听、触摸、对谈以及杂交的媒介。  

 

最后,影像这类个体面对世界,言说世界和改写世界的方式,不能舍弃掉对自我反身式的关照。即使说摄影不止为观看外部,纪录外界,它必须得与自我的反观牵连在一起,始终在镜头背后保有对自我反观的位置。例如:方法论上我的“看”与“呈现”是至上而下的,还是至下而上的,是外部隔离的,还是参与介入,或是体验互渗的;而摄像背后不同的“观看”与“实践”之道又如何影响了作品的形式与意义;还有摄影师的身份、形象、知识构成和实践姿态,即摄影师的在场如何影响并形塑了作品的气质与面貌。这些集中于方法论上的讨论应该成为我们摄影与影像理论研讨的重点,而不应止步于摄影技术和阐释方法上。

 

四月君:对从事摄影和影像艺术创作的青年人,您最想说些什么?

 

渠岩:这个问题其实对年轻人不公平,而且还很霸道。它很容易让我们这些行将逝去的人自欺地沉醉在关于“经典”的言说中自得其乐。而实际上,我们手中持有的那点寒酸的经验遗产,根本无法抵挡知识的进程与视角的更新。所以,我也很珍视这次机会,想通过这样的平台,与更多有为的年轻人一起交流、实践,真诚地想通过他们的视点来扩展我自己视角的局限性。因为,我相信代际之间的差异并不是成就我们优势的借口,因为对真正的艺术创作来说,基于“权力”带来的自满和优越感永远是艺术创作的死敌。

 

年轻的艺术家在有些机会上,大可不必急于出场或频繁的抛头露面,也应该相对有一个思考和积淀的过程。摄影不是一件作品的幸运成功,而是需要一生坚守的事情。青年摄影家是一群很有希望的群体,他们的起步普遍都很高,一些作品或尝试与国际同步,或追赶世界潮流,许多作品及文本可以娴熟的使用后现代主义的文化批评和方法论,这都是他们的优势,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同时也要面对我们自己切身的生存环境和日益严峻的社会问题。回到历史脉络,面对现实的语境。

 

四月君:对四月风青年影像创作扶持计划,您的看法和期望是什么?

 

渠岩:我一直对“扶持”这样的概念不太满意,也不敢苟同。艺术同样也会有它自身的规律。青年人代表着未来。他们应该是挑战者而不是乞讨者。在大多数情况下,青年人身上爆发的可能性是我们难以具备的,也是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消退和需要时时警惕的。这反而是我要向年轻人学习的。而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又是与我们共享的。我也是从这个年龄走过来的,同样具备各自独特的生命体验和独特的感受。所以我觉得“扶持”的关系是相互的,不是至上而下的,我们也需要青年人提出的问题来扶持,需要与青年人一起交流而推进思考,这对我也会受益匪浅。另外,我非常抵制“期望”,也没有什么基于期望的表达,因为它是“限制”的情歌版,我更相信面对面的感觉、我反而期待这种行动和交流是最重要的,也很期待能和他们一起讨论和交流。只有在行动的“场”中,我们的创作及其随之而来的问题才会真正地落地,才可信,才靠谱。


 ----------------


渠岩

当代艺术家

1955年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1985年毕业于山西大学艺术系油画专业。现居北京和广州生活和创作。2012年被聘为广东工业大学城乡艺术建设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渠岩作为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前卫艺术家之一,从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投身于中国现代美术新思潮运动,倡导独立自主的艺术精神。 1992年起赴欧州学习工作,任捷克布拉格美术学院教授,讲授东方艺术。1997年回国。渠岩作为八十年代中国第一批前卫艺术家,积极投入“85新潮”美术运动,是中国八十年代开启前卫艺术“生命之流”的知名艺术家之一。作品及艺术经历被许多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史的著作及论文介绍发表和收藏。渠岩也是当代著名的跨界艺术家,作品涵盖了绘画、装置、多媒体、摄影和社会行动等。

渠岩参加了许多国际和国内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1989北京中国美术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2002阿根廷国家美术馆《第二届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艺术双年展》、2004巴西《第26届圣保罗国际艺术双年展》、2005澳大利亚《第二届福图曼国际摄影节》、2006美国休斯顿美术馆《当代亚洲艺术崛起》、2009广东美术馆《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2009成都现代美术馆《第四届成都艺术双年展》、2009台湾美术馆《第二届亚洲艺术双年展》、2012意大利米兰皇宫《首届中国—意大利当代艺术双年展》、2013北京中华世纪坛美术馆《首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2014巴西圣保罗当代美术馆 “中国艺术的过去与现在”、 2014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布罗德美术馆“未来的回归: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并分别在北京、上海、台湾、印度尼西亚、法国、捷克、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举办过个人作品展览。


-------- 相关阅读 --------


其他导师观点

王久良 >

舒阳 >

何桂彦 >

王南溟 >

鲍昆 >


---------- 了解更多 ----------


第二期四月 风青年影像创作扶持计划(北京),详细信息>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