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blob.png


4月5日榜单-天天奖励计划(第78期)

单幅图片(1幅)

 1 

404曹荷香.jpg

窑工的孩子常常独自玩耍或与自己家的狗为伴。拍摄时间:2011年8月14日地点:江苏省苏州市郊区窑厂。 摄影/纪荷香
图片来源:http://jihe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091



4月5日榜单-天天奖励计划(第78期)

摄影评论(2条)

 1 

鲍昆在匡景鹏《摄影评论之维 ——针对杨永的摄影作品《新娘》相关评论的评论 》的评论:

“摄影作品同其他艺术作品一样,它诞生并进入社会后,就具有了公共性,关于作品的解读权就不再仅仅属于艺术家个人,而属于公众;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任何人都有对艺术品发表评论的权利;作为专业评论员则是从艺术本体或者社会历史的角度去解读作品,重新阐释其之于艺术本体或者说在社会历史文化中的价值或意义,从这个角度而言,专业评论就是根据作品的二次创作,所以评论人与作品创作者之间各自保持观点与立场的独立性。”

这段好!
punctum的翻译不必神秘化。赵毅衡说的只是个人的感受。目前翻译成“刺点”就算是最为贴切的了。虽然巴特的意思按汉语的意思说成是“触动点”更合适,但在法语中甚至英语中punctum确实包含点,洼等意思,所以巴特用这个词汇来比喻照片上的某处细节触动(或感动)读者。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而且领会的并不离谱,就可以了。
评论来源:http://kuangjing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579#reply

 2 

康国生在匡景鹏《摄影评论之维 ——针对杨永的摄影作品《新娘》相关评论的评论 》的评论:

景鹏老师睿智,对学术研究不含糊,更难能可贵的是敢讲心里话,求真不怕得罪人。我想,这些是作为学者成大气候的根本。

对于读者来说,多与这样的学者交流,日久天长,一定会有更快长进。
当然,人无完人,谁也不是神仙,好在四月风平台人才济济,不同层递的各种问题争执,都会有更明晰的观点阐析及时跟进,不会马马虎虎地不了了之,那我们在这里探讨、学习、实践还有什么顾虑呢?
值得提出来与大家共勉的是:学术争论是纯净的,有时候批评、质疑可能牵扯到人性中难免的“面子”问题,但在追求真理面前,特别是在四月风,虚荣和面子问题占比太小了,完全可以忽略。相信大家都不会把个人的某些成见关联到人与人之间的亲疏(或恩怨)的小天地里边去。我相信景鹏老师的襟怀,并且我本人也有不断朝这个方向努力的信心。
景鹏老师在摄影理论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在评图上,理论依据很丰富,我也一直在注意从中汲取新鲜营养。
前几天,也看到有的影友对景鹏老师的点评提出了一点不同意见,我想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景鹏老师在评图中,在依据专业理论的基础上,若能多融入一些社会学评估、现实生活的价值判断等,大家会感受更深,更易于理解一些吧。
评论来源:http://kuangjing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579#reply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