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红场美术馆,一个摄影展,即将为你呈现,哈尔滨的“清明上河图”。带你回到老道外,看一看旧时光,闻一闻烟火气,嗅一嗅人情味,望一望新生活。

                   

1

摄影©郝树国

老道外
哈尔滨城市的发源地
历经百年
见证老哈尔滨人的兴衰悲欢
烙印着老哈尔滨人的生活气息


12

摄影©郝树国

哈尔滨
有一群摄影人
近十年来
用镜头
描画老道外的往昔今朝
用摄影
记录这段不可重复的历史


红场美术馆

红场美术馆


一个摄影展
即将为你呈现
哈尔滨的“清明上河图”


海报

带你回到老道外
看一看旧时光
闻一闻烟火气
嗅一嗅人情味
望一望新生活


策展人

1

孙传彬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企业家摄影协会(深圳)艺术顾问

主要策展经历:
2015,台北艺术摄影博览会最佳策展人奖
2017,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中外百位大画幅摄影作品展策展人
2017,纽约北美摄影师联盟特邀策展人
2017,纽约国际摄影艺术展纪实与艺术类金奖作品策展人
2017,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最佳策展人
2018,蛇口影像论坛特邀策展人


参展摄影师

(按汉语拼音排序)


2

郝树国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人像学会会员
尼康公司签约讲师
哈尔滨市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
哈尔滨师范大学传媒学院摄影专业教师
老道外纪实作品多次发表在
《中国摄影》《中国摄影报》等刊物上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国际摄影大展


3

胡镇彬
哈尔滨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摄影专业教师
2005年出版画册《凝固的乐章》
2009、2010年参加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2014年参加丽水国际摄影节


4

李野
独立摄影人
哈尔滨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
2003年举办《内蒙大地》个人摄影展
2017年老道外作品《觅影寻梦》
参与哈尔滨市委123展览馆三人联展


5

秦凤龙
独立摄影人
作品多次发表在《大众摄影》等刊物
长期记录当下哈尔滨城区变化
普通人的生活状态


6

韦树祥
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专职摄影师
主要专业从事建筑与环境空间摄影
建筑摄影作品广泛发表于
《建筑学报》《世界建筑》《现代建筑》
《城市建筑》《城市环境设计》
2017年老道外作品《觅影寻梦》
参与哈尔滨市委123展览馆三人联展



7

张明辉
黑龙江大画幅(菲林)俱乐部创始人
擅长用大画幅相机记录人文、风光影像
2017年老道外作品《觅影寻梦》
参与哈尔滨市委123展览馆三人联展
2017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大画幅摄影作品参展
大画幅作品被收入《大.爱无界》画册


8

张澍
黑龙江省晨报社记者
视觉中国/东方IC/全体育图片社签约摄影师
从2012年开始拍摄道外老街区至今
在《黑龙江晨报》上连载
“老道外口述史”等栏目
有近二十万字发布



部分参展作品


■老道外篇


郝树国作品▼1

▲ 2016年5月26日,搬迁后老道外全景图

2▲ 2015年8月24日,两家老字号老板与拾荒老人午后侃三国

3▲ 2014年4月13日,住在大院里的第三代年轻人清晨去上班

4

▲ 2016年5月27日,搬迁后南七道街院子里,只剩下一只看守院落小狗


5

▲ 2016年6月19日,住在南七道街103岁的楚桂香老人在老道外的最后一个生日

6▲ 2015年7月15日,建于1921年的老澡堂休息大厅

7

▲ 2010年5月31日,北三道街市场卖大饼子的刘大叔

8

▲ 2015年1月6日,主人上班后留在家里老猫

9

▲ 2012年11月15日,北三道街市场老砂锅居熏酱食品引来很多食客

10▲ 2015年5月30日,喝了三个小二锅头的某户外QQ群主


11

▲ 2016年5月23日,北六道街大院里搬完最后一批家当的老哥俩

12

▲ 2011年3月9日,1943年建的松光电影院(当时叫大国光电影院)

郝树国自述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老街区,哈尔滨的老街区不同于其他的城市,这是一个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是因为修建中东铁路而兴起的移民城市。老道外是当年闯关东来的民工、商人的居住地。老道外不仅有着中国最大的中华巴洛克建筑群,还有着厚重的闯关东文化。现今居住在这里老居民很多是当年闯关东后的第二代、第三代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里也是农耕文化向工业文化转变的一个缩影。
纪实摄影的最鲜明特征是要具有时代性,七年时间每天游走在老街区里,用最平实手法,摒弃了所谓的光影、构图与影调,站在老道外人的视角,真实的记录下了老道外人生活的场景,生成了一种日常生活的力量,使原汁原味的、厚重的老道外文化能够得以保留。



胡镇彬作品(拍摄于1992-2016年) ▼

z65_调整大小

▲ 大院中的辉煌走到今天已经衰败

z67_调整大小

▲ 大院——闯关东人的家

z23_调整大小

▲ 在市场经济的今天,任何用过的物品都可以有偿交换,这是一家以旧日用品为主的商店。

z34_调整大小

▲ 道外的大院初建时是一户富人的私宅,随着时代的变迁,院里住进了各姓人们,这位小脚老者就是这个大院的原有主人。

z21_调整大小

▲ 面对生活的压力,道外人会积极应对,这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将自己拾到的废品卖到收购站。

z31_调整大小

▲ 三轮车出现故障,这个青年竟用这种方式将三轮车移走,这正是闯劲的体现,不合规,但又不犯法,这是道外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z64_调整大小

▲ 哈尔滨道外闯关东的人们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把各自对文化的理解带到这里,用活驴做广告就是这种文化的遗迹。

z49_调整大小

▲ 与时俱进是人类生存的基本特点,大哥大 、bp机与草鞋一起出售,生活往往就是这么穿越,昨天的黑科技,今天已经成为永久回忆。

胡镇彬自述
从清朝末期开始,华夏大地上有一次大规模的移民潮发生——闯关东。
这次移民潮的主要目的地在黑龙江。移民到黑龙江的关里人最集中的地区,就在哈尔滨市的道外区。在这些移民中有思想文化先锋,有腰缠万贯的富豪,有身无分文的无产者。他们聚集在哈尔滨这个包容性极强的城市中,生活,繁衍,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人文精神。
闯关东精神正是当今哈尔滨人精神面貌最充分的体现……人类的故事就是时间与空间的故事。生活在哈尔滨道外的人们来自天南地北,他们从不同的空间来到哈尔滨,带来了汉民族不同区域的汉文化,在哈尔滨相互碰撞融合,形成了哈尔滨开放包容的文化形态。而他们在哈尔滨百年的历史上不同的时间段,又与时具进表现出朝气蓬勃新的文化形态。
哈尔滨道外不同时期的画面,正是破解这一文化发展变化的重要密码。我希望通过影像这一线索寻找哈尔滨文化发展的脉络。



李野作品 ▼

微信图片_20180813094919_调整大小微信图片_20180813095151_调整大小微信图片_20180813095018_调整大小

微信图片_20180813095044_调整大小

微信图片_20180813094955_调整大小


李野自述

有着百年历史的老道外,是哈尔滨的开埠地。经历了百年沧桑的老道外,已经随着城市的变迁伤痕累累,往昔的市井风情却催生出了别样的韵味。老道外的破,老道外的旧,构成了平民生活的交响曲,构成了这座城市历史的写照。这里的每一座院落,都讲述着老道外百姓生活的柴米油盐,承载着这座城市原始的记忆。
我选择用最平实的手法去拍摄老道外的人和生活环境,用这些零碎的记忆来唤起人们对这座城市历史的记忆。
我所拍摄的这组图片里的建筑已基本消失,成为历史。

  


                                                                                            韦树祥作品

DSC_9629_调整大小

▲ 仁义巷口  2001年

DSC_9720_调整大小

▲ 昌隆小吃门前  2003年

DSC_3059_调整大小

▲ 玩乐中的孩子们和男人 2002年

DSC_9692_调整大小

▲ 纷乱的院子戏耍的孩子  2005年

DSC_9590_调整大小

▲ 热闹的市场  2003年

DSC_9743_调整大小

▲ 老工匠  2003年

DSC_9613_调整大小

▲ 漂亮的楼梯  2008年


韦树祥自述 
我认为一座有内涵和情感的城市,不是体现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高楼大厦。新城的高楼林立虽然极大地改善了居住环境,但邻里关系也被钢筋水泥淡漠了,人们彼此之间拉开了距离。
走在新城区的街道上,确实视野开阔,交通便利,公园绿地规划新颖,设施齐备。但高层怎么看都冷冰冰的,似不食人间烟火。
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老城的熙攘甚至拥挤,所以经常游走其间,探寻逐渐消失的场景,发现和记录下人与环境那一抹真实和温情。


张明辉作品 ▼

scan0040_调整大小

2017-11-22-0003_调整大小

Untitled (40)-2_调整大小

Untitled (44)-2_调整大小

Untitled (399)_调整大小

Untitled (342)_调整大小

张明辉自述
我拍摄道外时,已经有部分搬迁的了,昔日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路人已经变得很稀疏,往日热闹的小院堆满了冰冷的弃物瓦砾,只有那些老建筑还能让人们勉强回忆起往日生机。
我在拍摄中偶感我要用自己的角度记录下他涅槃前的阵痛,希望老道外不会忘记他以前的样子,期待老道外的重生,再现繁华!



张澍作品 ▼

FEI_0327_副本_调整大小

▲ 2013年11月19日,暴雪下了两天,清晨,雪停,大院里的居民出来扫雪。

FEI_0534_副本_调整大小

▲ 2013年11月10日,这位老人到北大六道街一家扒肉店推销煤,出来时,遇到大雪,两口子推着煤车在辨识方向。

4C1A8031_副本_调整大小

▲ 2014年10月6日,每年只有过了十一,北三这个门洞才会在下午顶满阳光。

FEI_6062_副本 - 副本_调整大小

▲ 2015年10月6日,松光电影院胡同里,三四家烧烤店在中午饭口同时开烤,胡同里烟雾缭绕。

FEI_6870_副本_调整大小▲ 2014年5月31日,每到夏日下午,退休无事的杨叔,骑着老嘉陵摩托,时常出现在北三大门洞中。一扎生啤,几小袋拌菜,自带麦克风与音响,喝一会儿唱一会儿再喝一会儿,然后就多了……

FEI_9516_副本_调整大小▲ 2014年7月17日,北十八道街绳老太太,在自家屋里伸手开灯。

4C1A9040_副本_调整大小▲ 2017年10月6日,动迁进行中,北九道街靖宇街街口这院,住户开门出院。

张澍自述
2006年,妻子的表姑从上海回到哈尔滨,老人是1946年哈尔滨刚解放时离开的,那一年,她18岁。整整60年,这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回到生活了18年的故乡。
老人生在道外十八道街,曾经在二十道街的纺织厂上班。开车带她由靖宇公园沿着靖宇街与太古街转了一圈,当时太古街还未改造,诸多老房子合围的一个个大院还在。看着街道周围已破旧不堪的老房子,老人摇摇头;看着大院里暗黑的木梯与斑驳的长廊,老人摇摇头……总是凝视片刻,发出一声轻轻叹息。
四年后,老人在上海离世。我一直记得她凝视老房子时的眼神:呆呆的,像是看到几十年未见的母亲,痴痴的,像是看到自己光鲜的青春。
2012年春天,我端着相机从新发头道街沿着北头道街进入张包铺胡同,开始拍摄与记录老道外。



新道外篇

选  胡4_调整大小

摄影©胡镇彬


选  秦-1-舞动_调整大小

摄影©秦凤龙


选   郝_调整大小

摄影©郝树国


选   澍_调整大小

摄影©张澍


秦凤龙自述
在我心中,老道外之于哈尔滨,犹如胡同之于北京。这里有最地道的民间小吃,最热闹的周末集市,最普通的市民生活。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老城区充满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游走于此,自然免不了想去记录其中人们的生活状态——老字号品牌得以传承,传统民俗文化依然繁盛,人们在新的环境中或追忆,或思考,或探索,或奋斗,小朋友们朝气蓬勃,缱绻而来......每每举起相机,感受这些生活的细节,都让人充满无限遐想。
我相信,今天这些场景将会是明天的历史,而记录身边的平凡与普通,即是身处时代变化中的意义。



策展人语

文 / 孙传彬

哈尔滨的老道外有百年的历史,有讲不完的故事。它有辉煌与骄傲,有兴盛与衰败,有风花雪月与污泥浊水……它是一个鲜活的、有血有肉的、有显著历史特色和民族符号的哈尔滨老街区。

七位不同年龄段的本土摄影家怀着浓厚的乡情,坚持三十余年拍摄自己的家乡——一个属于自己、深藏于自己心中的城。他们用抓拍的老道外市井生活与变迁来表达自己对家乡的眷恋,其中的一个个瞬间、一张张作品不但唤起了作者本人乃至众多家乡人的回忆,更是传递了一个信念:不忘传统,关注当代,展望未来。

参展作品用纪实手法比较完整地呈现了昔日与今天的道外,作品运用变革中的彩色影像,再沿着传统银盐手工放大黑白影像的时间轴过渡到当代数码影像黑白作品的表达,比较理想地实现了展示老道外旧貌新颜的初衷,而现今的道外也真实地演绎了坚守与发扬传统呈现给人们如今的中华巴洛克建筑风貌。摄影家们用传统银盐工艺影像表达历史回忆,用现代数码技术展示当今街区的人文风情,其作品同时也反映了摄影艺术的传统坚守与对数字影像技术的展望。此次展出的每幅作品不但会勾起人们对老道外的回忆,同时也都是有时间沉淀的摄影艺术精品,更是研究城市建筑原生态的影像史料。

这些作品以不同的视角,用不同的摄影语言诉说了随四季变化、随岁月老去的道外街区。百年楼宇有的已经消失,有的正在等待拆除改建,人们的生活场景和周围环境不断改变,而生活在这里的人群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发生变化。几位摄影家把旧日老道外中西合璧苍老斑驳的建筑、老道外人的市井生活、当时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的精神状态、搬迁新居的人们多彩生活的场景,用镜头描画得惟妙惟肖,说他们为参观者奉献了一幅北方都市的“清明上河图”应不为过。

 我作为久已移居南国的哈尔滨籍摄影人和策展人,对哈尔滨有着割不断的乡情,对家乡的摄影专题尤为关注。曾几次将家乡摄影家的老道外不同题材的摄影专题作品和哈尔滨冰灯摄影作品,推送到海外策展并获得台北国际摄影博览会“纪实摄影类金奖”,纽约国际摄影艺术展“纪实摄影类金奖”“艺术摄影类金奖”“优秀作品奖”等佳绩。参展活动及获奖摄影作品让海外了解了百年哈尔滨,了解了哈尔滨摄影家,更为哈尔滨赢得了名声和美誉。



.END.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