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雅昌摄影转载新快报文章《“摄影教父”阮义忠:现实已经够苦,艺术何必再让人难受?》,在微博遭批评并由此引发热议,四月风摘录各方观点,以期大家关注进一步讨论并明鉴。
【四月风讯】2014-01-06 14:39:22一篇标注出处为《新快报》名为《“摄影教父”阮义忠:现实已经够苦,艺术何必再让人难受?》文章,被转载于雅昌摄影(点击查看原文),全文如下:



  人们都不相信寓言,直到有人真的把寓言实现了。被称为“中国摄影教父”的阮义忠,便是那个用生活书写寓言的人。
  “世界上每个 人都有一个宝藏正在等待着他。”这是阮义忠喜欢的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的一句话。阮义忠像极了书中的牧羊人,年少时发誓不要跟父辈一样在土地上过 活的他,在外面闯荡了一圈后,还是回到了家乡。在这里,他找到了摄影的根,找到了自己的“宝藏”。他把这“宝藏”称之为“信仰”。
  “在办《人与土地》展览的时候,我把它分为四个段落‘成长’、‘劳动’、‘信仰’、‘归宿’,我儿子曾经问我什么叫信仰,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相信爸爸妈妈是爱你的,这种永远不会变的爱,就是信仰。而摄影,就是我的信仰。”
  阮义忠1950年生于台湾宜兰,著名摄影家,被称为“中国摄影教父”。他早期出版的《当代摄影大师》和《当代摄影新锐》两本书,曾影响了许多摄影师和爱好者。主要作品有《北埔》、《八尺门》、《人与土地》等。
  “那时的我,认为所有和泥土有关的东西都是卑琐的”
   阮义忠有很多爱好,画画、写作、音乐,可唯独摄影,能够成为他的信仰。如果每个人一生都要分为上下两部的话,摄影大概就是阮义忠一生的分界线。在没有摄 影之前,他“目空一切”,甚至看不起自己生活的土地,而摄影的取景框,让他放下“自傲”,重新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别人、看待这个世界。“是摄影使我苏醒 的,是相机观景窗看出去的那群人与那片土地,让我发觉到自己成长过程中所犯的错误,让我把童稚时代的怨恨化为挚爱。”
  阮义忠是宜兰头城镇木匠的儿子,他的童年,除了上课,大半时间都耗在祖上留下来的一片河川旁的砾石地里。“我曾在烈日当头中暑晕倒,在骤雨中被淋得发抖打颤,被道道由头顶阴沉天空划过的闪电吓得大哭……我曾把自己埋在地瓜叶中,深深怨怒自己‘不幸’的身份。”
   为了把自己装成出身很体面的家庭,阮义忠疯狂地看课外书,一开始从流行的文艺作品开始,后来连生硬的哲学书籍也生吞活剥、囫囵吞枣地读起来。“通过阅读 可以让我离开家乡,成为更高等的人。经常去镇上最大的书店,一本书就可以让我度过一个下午。”同时,他还画画,画当时最前卫的抽象画——以展现一个没有泥 土、劳动的世界。19岁的他便以“QQ”的笔名在文艺圈红极一时,这一切,只为不让人联想起他的“农夫”背景。“那时的我,认为所有和泥土有关、沾有汗水 臭味的东西都是卑琐、可耻的。”
  “摄影是我对自己成长过程的检讨”
  很难想象,一个曾经对土地如此抗拒的人,会拍出一系列反映出“人与土地”亲密关系的照片。而改变这一切的,正是摄影。
  “如果一个人有什么转折,有什么起色的时候,往往是来自羞愧之心。我的‘自傲’被摄影扭转了。摄影把我从一个精神世界里无边无际遨游的人,拉回了现实世界。我原来以前从来没有好好观察过周遭的事物。”
  阮义忠不想再画插画了,于是到《汉声》杂志当艺术编辑。直到上班前一天,创办人之一黄永松问阮义忠:“阮先生,请问你用什么相机呢?”阮义忠才知道,原来艺术编辑是要拍照的。而在此之前,阮义忠完全没有接触过摄影。
  杂志社给阮义忠配的是一台单反,对于这位糊里糊涂上路的“摄影新手”来说,最难的不是设定光圈、快门等技术,而是“到底我要拍什么?”“因为镜 头的光圈很大,反光棱镜又是那么透亮,从观景窗看出去的影像,竟要比肉眼目视明晰得多。当我认真看周遭、拿起相机的时候,仿佛所有的都在向我提出问题‘你 为什么要拍我?’,‘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在台北市的万华街头走了一圈,阮义忠却不知道自己要拍什么,那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如此无能,每举起一次相 机,他就仿佛感觉到,冷汗不断滴进眼里的刺痛。
  “如果当地人和他的生活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你就会像个呆子,背个相机在大街小巷里乱晃。”阮义忠曾经背着相机“乱晃”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把相机对准那些完全不会排斥他的人——家乡土地上的人。
   阮义忠摄影生涯的第一幅杰作,是在家乡头城镇完成的。他知道头城菜园边那间矮小工寮里有一个竹器匠,他告诉对方,自己是木匠顺的第三个儿子,竹器匠答应 了拍摄。“这个人虽然做最微小的工作,但却认命地接受了生活的重担,把一切苦都消化掉了。他的精神面貌,加上光影,让他成为一个有尊严的存在,让我很动容 的。”每对准这些勤劳的人们拍一张照片,阮义忠内心被冰封的情感就被溶解一点,“我渐渐不再觉得自己的成长过程是可耻的,摄影工作等于是我对自己成长过程 的检讨”。
  “最美的风景就是人的生活方式”
  正因为走过了叛逆期,阮义忠几乎不舍得批判他镜头下的事物。即便大多数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阮义忠的照片中总能传达出一种无需靠色彩呈现的温暖。没有工业的污染,没有金钱的纷争,画面中只是一群努力在土地上生活着、成长着的人,看不到怨恨、看不到憎恶。
   “这是因为每个创作者都有不同的人生观啊,我觉得现实生活已经够苦了,你何必在艺术上再让人家尝到苦头、难受呢?你表现了苦难之后,如果不是透过苦难让 人家看到人性光辉,人跟人之间的关怀的话,彻头彻尾只是曝露苦难,那于事何补呢?所以我宁可选择用照片传达人性善面,让人家看到一点温暖、希望。”阮义忠 的这种摄影观,在摄影之初便形成了。1975年,阮义忠转到《家庭》月刊工作,他接到一个任务,介绍台湾一般民众旅游的地方。阮义忠想把自己的摄影经验植 入进去,便从一些没有被现代文明干扰的乡下开始,第一期是他故乡的渔港。“在当时那绝对不是一个观光景点,顶多是吃吃海鲜,没有什么可观光的。”阮义忠拍 渔民作业,市场买卖,老人在码头旁边下棋,妇人补破网的照片……并在文章最后写上——“最美的风景就是人的生活方式”。“我希望透过我的眼睛,去看别人的 生活,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生活风景。”
  没想到,这个专栏却意外走红,这句话也成了阮义忠摄影的最好注脚。

—— 正文结束 ——


—— 阮义忠先生微博 ——


链接地址:
http://weibo.com/u/2713772142



—— 最新批评及热议动态 ——
张艺摄影 张艺摄影@久方武Peter:所以就来大陆忽悠了吧?现在大陆的资源被粗暴开采、环境恶化、分配不公、医疗、教育、腐败等等到处是问题,在“教父”镜头里都要回避,情何以堪?这是谁的教父,我看像“邪叫”或“斜教”教父。叔可忍,婶不可忍! //@久方武Peter:幸好台灣年青人已經漸漸不認識他了~[bm可愛]
| 转发 10秒前 | 举报
吴毅强-GZ 吴毅强-GZ:叔可忍,婶不可忍!//@康国生: 回复@久方武Peter:所以就来大陆忽悠了吧?现在大陆的资源被粗暴开采、环境恶化、分配不公、医疗、教育、腐败等等到处是问题,在“教父”镜头里都要回避,情何以堪?这是谁的教父,我看像“邪叫”或“斜教”教父。叔可忍,婶不可忍!
| 转发 50秒前
影像一楠 影像一楠:今儿天气真好!@康国生:阮有情志当然可以借助摄影以艺术的名义玩飘逸、浪漫,但这种乌托邦小清新,代表不了社会文化主流,他没有资格做摄影人教父,没有资格垄断摄影文化走向。教父,是中世纪产物,如今上帝已死,“教父”却复活,可悲!我们文化理念不要被教父代表。摄影人需要独立精神,自由思想
| 转发 3分钟前
康国生 康国生(康国生):回复@久方武Peter:所以就来大陆忽悠了吧?现在大陆的资源被粗暴开采、环境恶化、分配不公、医疗、教育、腐败等等到处是问题,在“教父”镜头里都要回避,情何以堪?这是谁的教父,我看像“邪叫”或“斜教”教父。叔可忍,婶不可忍! //@久方武Peter:幸好台灣年青人已經漸漸不認識他了~[bm可愛]
| 转发(2) 5分钟前
摄影师赵利文 摄影师赵利文://@康国生: 阮先生有情志当然可以借助摄影以艺术的名义玩玩飘逸、浪漫,但这种乌托邦似的小清新,代表不了社会文化主流,他没有资格做摄影人的教父,更没有资格垄断摄 影文化走向。教父,是中世纪的产物,如今上帝已死,“教父”却复活,可悲!我们的文化理念不要被教父代表。摄影人需要独立自由之思想~
(1) | 转发 9分钟前
越拍越差 越拍越差: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8分钟前
四月风影像文化 四月风影像文化://@吴毅强-GZ: 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9分钟前
四月风影像文化 四月风影像文化://@原始部落摄影画廊: 中国缺少的就是摄影批判。而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摄影家协会的官本位思想。包括各种所谓的摄影大家们,都在极力维护其在圈子里的形象,以获取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中国摄影的悲哀,也限制中国摄影的发展。
| 转发9分钟前
四月风影像文化 四月风影像文化:转发微博
| 转发10分钟前
影像一楠 影像一楠://@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10分钟前
摄影师赵利文 摄影师赵利文://@那日松的微博: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1)13分钟前
孙略的人参公鸡 孙略的人参公鸡: //@那日松的微博: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15分钟前
宋大象 宋大象:集体失语又集体指责就是这么造成的//@那日松的微博: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
| 转发17分钟前
光哲001 光哲001:转发微博
| 转发25分钟前
路有涯心无忌 路有涯心无忌:鼓励新手,批评大家,无对无错,艺术不可唯一唯几,美不可定标!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
| 转发26分钟前
那日松的微博 那日松的微博: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4)29分钟前
吴毅强-GZ 吴毅强-GZ:大家你好我好,吃吃喝喝,然后集体感叹:摄影圈批评太弱。感叹完继续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年又一年,这样真的有意思么?//@金玮在北湖渠: 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8)31分钟前
康国生 康国生(康国生):阮 先生有情志当然可以借助摄影以艺术的名义玩玩飘逸、浪漫,但这种乌托邦似的小清新,代表不了社会文化主流,他没有资格做摄影人的教父,更没有资格垄断摄影 文化走向。教父,是中世纪的产物,如今上帝已死,“教父”却复活,可悲!我们的文化理念不要被教父代表。摄影人需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2) | 转发34分钟前
金玮在北湖渠 金玮在北湖渠:虽然 @吴毅强-GZ 批评语气略显粗暴,但作为对阮批评的态度是对的,毕竟阮的摄影占据很多话语权,并不是普通的摄影者。
| 转发(9)35分钟前
吴毅强-GZ 吴毅强-GZ://@原始部落摄影画廊: 中国缺少的就是摄影批判。而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摄影家协会的官本位思想。包括各种所谓的摄影大家们,都在极力维护其在圈子里的形象,以获取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中国摄影的悲哀,也限制中国摄影的发展。
| 转发(11)41分钟前
原始部落摄影画廊 原始部落摄影画廊:中国缺少的就是摄影批判。而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摄影家协会的官本位思想。包括各种所谓的摄影大家们,都在极力维护其在圈子里的形象,以获取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中国摄影的悲哀,也限制中国摄影的发展。
| 转发(12)42分钟前
老杨摄影 老杨摄影:看过阮老师几本书,确有借鉴之处,但不能上升到顶礼膜拜之高度。
| 转发53分钟前
yhw3534 yhw3534:年幼无知时,想尽办法进去.。看过喧哗和权利以及金钱的交易后,坚决退出这是非龌蹉之地。。。。 //@摄影师赵利文: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 转发57分钟前
吕岩-Zizola 吕岩-Zizola:该革 //@吴毅强-GZ:真是太恶心,占着位置不但自己不思进取,还对正常的批评投以敌意,摄影圈能有什么希望进步?//@摄影师赵利文: 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 转发59分钟前
土拨鼠大帝 土拨鼠大帝:按摩师和厨师不一样,后者是刚需,前者是雅兴,市场本来就不大。//@土拨鼠大帝:文艺圈的专业壁垒低,人越来越多,搞文艺就像做按摩师一样,少的时候还还矜持着,多了就竞争激烈没节操了,再多,就只能相互按摩了。//@摄影师赵利文: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
| 转发今天 09:50
归去来兮QING 归去来兮QING://@吴毅强-GZ:真是太恶心,占着位置不但自己不思进取,还对正常的批评投以敌意,摄影圈能有什么希望进步?//@摄影师赵利文: 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土拨鼠大帝 土拨鼠大帝:文艺圈的专业壁垒低,人越来越多,搞文艺就像做按摩师一样,少的时候还还矜持着,多了就竞争激烈没节操了,再多,就只能相互按摩了。//@摄影师赵利文: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吕浣溪 吕浣溪:先有一个小圈子,然后扩展成大圈子,有了大圈子就有了不同的小圈子,问题就圈出来了[哈哈] //@摄影师赵利文: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中国摄影师协会 中国摄影师协会://@摄影师赵利文: 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吴毅强-GZ 吴毅强-GZ:真是太恶心,占着位置不但自己不思进取,还对正常的批评投以敌意,摄影圈能有什么希望进步?//@摄影师赵利文: 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摄影师赵利文 摄影师赵利文:这就是我23岁退出陕西摄影家协会的理由,到别的圈子玩会跟好些,别的圈子是非少些 何半半 何半半:转发微博


—— 首次批评微博及热议 ——

@吴毅强 在个人微博转发此文并评论:我觉得现实生活已经够苦了,你何必在艺术上再让人家尝到苦头、难受呢?”这是阮义忠说的话?光凭这句话就基本可以判断阮义忠的摄影价值了。媚俗!摄影教父阮义忠:现实已经够苦,艺术何必再让人难受? -评论-摄影网-雅昌艺术网http://t.cn/8Fhqzv1 ”


由此,引发广泛热议,全部观点摘录如下(注:纯粹转发,无任何观点的未被摘录):

李东-广州:应该是摄影爱好者的“教父”。对平民百姓,摄影是个生活的调剂品,摄影的目的就是带来快乐。通俗和严肃的要分开说
转发(57) 1月8日 10:08

吴毅强-GZ:应该重新给阮义忠定位,我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新沙龙摄影之父//@李东-广州: 应该是摄影爱好者的“教父”。对平民百姓,摄影是个生活的调剂品,摄影的目的就是带来快乐。通俗和严肃的要分开说
转发(56) 1月8日 10:16

吴毅强-GZ:不过吴家林可能不服,两人可以争一下//@吴毅强-GZ: 应该重新给阮义忠定位,我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新沙龙摄影之父//@李东-广州: 应该是摄影爱好者的“教父”。对平民百姓,摄影是个生活的调剂品,摄影的目的就是带来快乐。通俗和严肃的要分开说

李东-广州:这个定位好一点//@吴毅强-GZ:应该重新给阮义忠定位,我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新沙龙摄影之父//@李东-广州: 应该是摄影爱好者的“教父”。对平民百姓,摄影是个生活的调剂品,摄影的目的就是带来快乐。通俗和严肃的要分开说

吴毅强-GZ:“三农”题材已经成为中国沙龙摄影的新阵地//@吴毅强-GZ: 不过吴家林可能不服,两人可以争一下//@吴毅强-GZ: 应该重新给阮义忠定位,我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新沙龙摄影之父//@李东-广州: 应该是摄影爱好者的“教父”。对平民百姓,摄影是个生活的调剂品,摄影的目的就是带来快乐。通俗和严肃的要分开说

宋大象:基本上,不要对摄影圈这样的年龄的人有任何期待和幻想 //@吴毅强-GZ:“三农”题材已经成为中国沙龙摄影的新阵地 //@吴毅强-GZ: 不过吴家林可能不服,两人可以争一下 //@吴毅强-GZ: 应该重新给阮义忠定位,我给他的定位是:中国新沙龙摄影之父
转发(50) 1月8日 10:37

吴毅强-GZ:问题是很多年轻人以之为奋斗榜样,你批评他他还跟你急//@宋大象: 基本上,不要对摄影圈这样的年龄的人有任何期待和幻想 //@吴毅强-GZ:“三农”题材已经成为中国沙龙摄影的新阵地 //@吴毅强-GZ: 不过吴家林可能不服,两人可以争一下

宋大象:他们喜欢被教父忽悠也可以理解,1976年,《论摄影》都出版了,我们在干什么,别人已经干到了哪里去了? //@吴毅强-GZ:问题是很多年轻人以之为奋斗榜样,你批评他他还跟你急 //@宋大象: 基本上,不要对摄影圈这样的年龄的人有任何期待和幻想 //@吴毅强-GZ:“三农”题材已经成为中国沙龙摄影的新阵地
转发(48)1月8日 10:50

吴毅强-GZ:我们干到FSA计划了//@宋大象: 他们喜欢被教父忽悠也可以理解,1976年,《论摄影》都出版了,我们在干什么,别人已经干到了哪里去了? //@吴毅强-GZ:问题是很多年轻人以之为奋斗榜样,你批评他他还跟你急 //@宋大象: 基本上,不要对摄影圈这样的年龄的人有任何期待和幻想
转发(47) 1月8日 10:56

宋大象:1976年,我们真的干到FSA计划了么?90年代才能勉强这么说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我们干到FSA计划了 //@宋大象: 他们喜欢被教父忽悠也可以理解,1976年,《论摄影》都出版了,我们在干什么,别人已经干到了哪里去了? //@吴毅强-GZ:问题是很多年轻人以之为奋斗榜样,你批评他他还跟你急转发(45)

吴毅强-GZ:我说的就是现在//@宋大象:1976年,我们真的干到FSA计划了么?90年代才能勉强这么说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我们干到FSA计划了 //@宋大象: 他们喜欢被教父忽悠也可以理解,1976年,《论摄影》都出版了,我们在干什么,别人已经干到了哪里去了?
转发(43) 1月8日 11:37

宋大象:重要的是,就算我们表面上干到了FSA计划,脑子里的思维方式审美趣味价值观立场呢 //@宋大象:1976年,我们真的干到FSA计划了么?90年代才能勉强这么说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我们干到FSA计划了
转发 1月8日 11:38

宋大象:1976年,新纪实新地形新彩色都百花齐放了,我们现在呢 //@吴毅强-GZ:我说的就是现在 //@宋大象:1976年,我们真的干到FSA计划了么?90年代才能勉强这么说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我们干到FSA计划了
转发(42) 1月8日 11:40

吴毅强-GZ: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宋大象:1976年,新纪实新地形新彩色都百花齐放了,我们现在呢 //@吴毅强-GZ:我说的就是现在 //@宋大象:1976年,我们真的干到FSA计划了么?90年代才能勉强这么说 //@摄影师赵利文: //转发(40) 1月8日 11:44

吴毅强-GZ:回复@光哲001:为什么还那么多人让他在国内巡回散播毒素? //@光哲001:他们不会争的。两人会互相抱拳,互相恭维吧。除非谁惹到谁,档了对方的财路或者名路。那时候才会捋胳膊抹腿的吧。转发 1月8日 11:53

李东-广州:支持大声地呵斥一下,至少给大家提个醒:陈年旧谷子事儿了转发 1月8日 11:59

蕭沉: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24) 1月8日 12:06

SCALED-home:既然是提倡百花齐放,就应该让各种主张自由存在,别动不动就取缔清除,哎......无言,搞得自己很牛屄一样 //@摄影师赵利文://@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宋大象:1976年,新纪实新地形新彩色都百花齐放了,我们现在呢 转发(10) 1月8日 12:07

吴毅强-GZ:你跳出来是想说明你的存在么?//@蕭沉: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1) 1月8日 12:08

沈代伟:有道理! //@蕭沉: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 1月8日 12:10

SCALED-home:很大一部分所谓的艺术文学评论家都不能平和一些吗?好像不咬牙切齿说狠话自己就没品一样,动不动就要清除取缔别人,可悲 转发(2) 1月8日 12:11

宋大象:问题是,有些花特别大,有意无意地遮蔽了别的花的开放,“猛药除之”虽然让你倍感不爽,但一句“何必在艺术上再让人家尝到苦头、难受呢?”经过传媒报道的放大,更是轻松消解掉多少多元的主张和观点?这句话貌似温和诚恳,实则暴虐不已 转发(4) 1月8日 12:16

苍茫份子:最右是摄影圈的红卫兵。。。//@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13) 1月8日 12:18

吴毅强-GZ:得了病,你能跟病毒和平相处不治疗么?//@SCALED-home:既然是提倡百花齐放,就应该让各种主张自由存在,别动不动就取缔清除,哎......无言,搞得自己很牛屄一样 //@摄影师赵利文://@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 1月8日 12:18

吴毅强-GZ:这个危害太大了//@宋大象:问题是,有些花特别大,有意无意地遮蔽了别的花的开放,“猛药除之”虽然让你倍感不爽,但一句“何必在艺术上再让人家尝到苦头、难受呢?”经过传媒报道的放大,更是轻松消解掉多少多元的主张和观点?这句话貌似温和诚恳,实则暴虐不已 转发(3) 1月8日 12:19

吴毅强-GZ:你们已经没有是非之心了//@苍茫份子:最右是摄影圈的红卫兵。。。//@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12) 1月8日 12:20

张艺摄影:赞同吴老师观点 //@吴毅强-GZ:你们已经没有是非之心了//@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4) 1月8日 12:30

宋大象:有些人貌似很较真摄影起到的社会作用,问题是:你真的很客观么?摄影诞生170多年来,真的没有起到人文关怀、推动社会进步的作用么?就算真没有,而我们期待摄影可以这样、主张摄影可以这样,就纯粹是一种虚妄矫情以及噱头么?就纯粹是为了办展览卖照片的伪饰么? //@吴毅强-GZ:这个危害太大了转发 1月8日 12:33

吴毅强-GZ:百花齐放不是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永远是一笔糊涂帐。//@张艺摄影:赞同吴老师观点 //@吴毅强-GZ:你们已经没有是非之心了//@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转发(3) 1月8日 12:33

倪_梁:虽然我对阮老师非常不感冒,但对于萧老师的观点,我非常之赞同!//@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
 
SCALED-home: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主张和倾向性。按你的逻辑,不除掉这些大咖其他人就没有机会。照这样的发展逻辑摄影史上就不应该会有罗伯特弗兰克之类的大咖出现,而只有一个布列松就ok了。事实呢?暂且不谈媒体就这些摄影家的言论有无放大报道,就当这是摄影家的真实表达,也未尝不可

宋大象:历史不能假如,也没法换言之,别人的存在固然是我们参照的前提,是非成就也必须放到历史语境里去评判,但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老师们的权威、声音加上传媒的追捧放大,我们怎么就不能说说了呢 //@吴毅强-GZ:百花齐放不是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永远是一笔糊涂帐。转发(1) 1月8日 12:45

SCALED-home:回复@宋大象:如果你够用心,那请像罗伯特弗兰克反对决定性瞬间理论那样,拿起相机拍一部和他们理论想驳的惊世之作,而非到处嚼舌根子。 //@SCALED-home:既然是提倡百花齐放,就应该让各种主张自由存在,别动不动就取缔清除,哎......无言,搞得自己很牛屄一样 //@摄影师赵利文:转发 1月8日 12:46

宋大象:回复@SCALED-home:按照你这种逻辑,你让阮义忠拿出他的惊世之照片啊,你让吴家林写本桑塔格水平的理论书啊,你跟人辩论,能有点逻辑和立场么? //@SCALED-home:回复@宋大象:如果你够用心,那请像罗伯特弗兰克反对决定性瞬间理论那样,拿起相机拍一部和他们理论想驳的惊世之作,而非到处嚼舌根子。1月8日 12:49

zhangjianbo_:就一跳梁小丑。真不知当初怎么来的这博士、是不是跟方鸿渐一样的。转发 1月8日 12:52

老皮1028:批评的可能,是基于历史文脉,严谨论点,而非语言暴力。//@吴毅强-GZ:你们已经没有是非之心了//@苍茫份子:最右是摄影圈的红卫兵。。。//@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转发 1月8日 13:03

宋大象:回复@SCALED-home:吴家林的摄影观、阮义忠的艺术观,陈旧落后肤浅,稍微看点摄影史艺术史的人都能看出来,你还让我拿什么证据?亏你还知道罗伯特弗兰克,阮义忠的论调难道不是指责弗兰克让人看了他的照片不舒服么?你这都看不出来么,你不觉得有问题么  转发 1月8日 13:04

扬州杨健:一下子不敢相信是阮义忠的话。转发(8) 1月8日 13:10
 
吴毅强-GZ:照他的逻辑,拍风光糖水片才是正道,多愉悦身心,他倒是身体力行了//@扬州杨健: 一下子不敢相信是阮义忠的话。转发(7) 1月8日 13:12

吴毅强-GZ:他的作品就是新时代的糖水片//@吴毅强-GZ: 照他的逻辑,拍风光糖水片才是正道,多愉悦身心,他倒是身体力行了//@扬州杨健: 一下子不敢相信是阮义忠的话。转发(6) 1月8日 13:13
 
扬州杨健:老同志选择怎么拍是个人自由,但要装作“教父”到处散播就有点过了。 //@吴毅强-GZ:他的作品就是新时代的糖水片 //@吴毅强-GZ: 照他的逻辑,拍风光糖水片才是正道,多愉悦身心,他倒是身体力行了 //@扬州杨健: 一下子不敢相信是阮义忠的话。转发 1月8日 13:22

董宇翔leo:唉。。。学生的年代曾怀疑阮义忠老师,说什么呢?谁听呢?今天突然间就这么严肃的批评,真是“不明觉厉”。还是各搞各的吧。。。 //@蕭沉: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转发 1月8日 15:32

陈有为wz:我对阮义忠老师有好感,因为感觉他是一个和善的人,他和世界有一种温和的关系,也善于从挫折和反思中对人生有点点体悟;也喜欢台湾人娓娓的表达。“中国摄影教父”就算了,不能这么害他。他不是站在神坛上的人,顶多就是一个站在下面的虔诚的长者而已。//@吴毅强-GZ: 他的作品就是新时代的糖水片  转发(4) 1月8日 16:43

康国生(康国生):现在社会发展成什么吊样了,摄影如果光以艺术、本体的名义玩飘逸,透支子孙后代的利益,到时候他们会怎样骂这代艺术家?!吴毅强: 你跳出来是想说明你的存在么?@蕭沉: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转发 1月8日 16:46

吴毅强-GZ:阮老师是个慈祥仁厚之人,这点我心存敬意,不过这跟我们讨论的问题没有关系//@陈有为wz: 我对阮义忠老师有好感,因为感觉他是一个和善的人,他和世界有一种温和的关系,也善于从挫折和反思中对人生有点点体悟;也喜欢台湾人娓娓的表达。“中国摄影教父”就算了,不能这么害他。转发(2) 1月8日 17:24

freeman-xu:望文生义,断章取义。这样的信口雌黄就是批评家?转发 1月8日 18:14

老徐上海阿姨:萧老师的话是辩证法啊//@蕭沉: 別人的存在,也正是你得以存在的前提與參照。換言之,攝影若皆是你這種立場與觀點,你也就不存在了。別忙著批判,還是各拍各的吧。 //@摄影师赵利文: //@吴毅强-GZ: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 1月8日 18:17

一镜止水:哇,都要清除了[偷笑]有气魄//@freeman-xu: @一镜止水 //@吴毅强-你们已经没有是非之心了//最右是摄影圈的红卫兵。//@吴毅强-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3) 1月8日 18:25

一镜止水:不过我觉得人性的温暖与糖水片两回事呀?奇怪,中国这种教育体制下的博士,有特殊材料,不过无所谓,人人都可以发表自己意见,历史会复原本来面目,你对摄影有何贡献,最后摄影史会有公平的评价//@freeman-xu: //@吴毅强- 阮义忠和吴家林对摄影的理解非常之拙劣,对摄影生态危害太大,须下猛药清除之。转发(2) 1月8日 18:38

freeman-xu:对的。功过自有评说。转发 1月8日 19:38

無戒徵觀的摄影:至少从微薄上能看出阮义忠一直是一个很具小资情调,很容易被文艺青年热捧的摄影师。转发 1月8日 21:19

無戒徵觀的摄影:应该说阮义忠的摄影衣钵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厄特兹、布勒松的摄影风格。阮的作品凭着自我的性情确实对台湾社会生态有一定的文本功能,但其作品缺乏批判精神,风格上不惧开创性。他的“教父”之名我了解不详,对于当今这样一个社会对他的过分褒扬确实是谬种流传!转发(13) 1月8日 21:41

东皮士肖:同意//@無戒徵觀的摄影: 应该说阮义忠的摄影衣钵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厄特兹、布勒松的摄影风格。阮的作品凭着自我的性情确实对台湾社会生态有一定的文本功能,但其作品缺乏批判精神,风格上不惧开创性。他的“教父”之名我了解不详,对于当今这样一个社会对他的过分褒扬确实是谬种流传!转发 1月8日 22:45

汪星点错天赋点的抖M战士田鸡葵:其 实,对他最大的失望莫过于他对摄影的态度和理解,他的照片里一切都变成了小资与情调的东西。作为纪实摄影而言,纪录痛苦不是为了放大痛苦,而是将其作为一 种社会预警和良心批判。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人而言,他在一边靠着粗制滥造的书和讲座圈钱一边把中国的摄影观向着脱轨的方向带去。转发(6) 1月8日 22:56

scanner-49520
:阮先生的照片拍的挺好,但不善于文墨,照片嘛,主要是看,话说多了总会有分歧。1月8日 23:27

Cocoaye:阮的作品确实一般,但也可能和台湾人的性格有关系,台湾人总是这样不温不火圆滑和蔼。//@無戒徵觀的摄影: 阮义忠的作品凭着自我的性情确实对台湾社会生态有一定的文本功能,但其作品缺乏批判精神,风格上不惧开创性。他的“教父”之名我了解不详,对于当今这样一个社会对他的过分褒扬确实是谬种流传!转发(1) 1月8日 23:36

死粉1号:阮义忠把国外的摄影家介绍进来时,正是摄影书荒的年代(现在依然荒),正是他喂了大家第一口洋奶粉,其实就是让国内的摄影师尽快把钙补起来自己找食去,没想到大家还是抱着阮先生不放,这实际上是断不了奶的表现。//@摄影师赵利文: //@纪实摄影地带: //@無戒徵觀的摄影:转发(2) 1月9日 02:15

摄影师赵利文:明白了,阮先生人老了到处走走游山玩水讲讲课也挺好的 //@吴毅强-GZ转发 1月9日 08:56

公民张虎生:新闻联播也这样说[嘻嘻] 转发 1月9日 09:06

marmo-t:确实比较温情,也是一种视角。 //@纪实摄影地带转发 1月9日 09:36

無戒徵觀的摄影:精辟!越是群盲越喜欢造神!//@死粉1号: 阮义忠把国外的摄影家介绍进来时,正是摄影书荒的年代(现在依然荒),正是他喂了大家第一口洋奶粉,其实就是让国内的摄影师尽快把钙补起来自己找食去,没想到大家还是抱着阮先生不放,这实际上是断不了奶的表现。//@摄影师赵利文: //@纪实摄影地带:  转发 1月9日 09:59

一舟海上行:阮先生希望表现苦难之下人性的光辉和温暖,这种理念挺好!至于别人怎么拔高怎么曲解,那是另一回事 //@陈有为wz:我对阮义忠老师有好感,因为感觉他是一个和善的人,他和世界有一种温和的关系,也善于从挫折和反思中对人生有点点体悟;也喜欢台湾人娓娓的表达。“中国摄影教父”就算了,不能这么害他  转发  1月9日 10:16

無戒徵觀的摄影:曾经关注过阮先生微博,后来感觉内容实在无聊,就撤销了关注!有时阮先生喝一杯咖啡、听一曲胶木唱片都会被很多人恭维。这次微博对阮先生的辩论不无益处!//@吴毅强-GZ: //@無戒徵觀的摄影: 至少从微薄上能看出阮义忠一直是一个很具小资情调,很容易被文艺青年热捧的摄影师。| 转发(1)  1月9日 16:08

吴毅强-GZ:我跟你完全同感,阮先生的作品已经与我们中国所处的当下现实了无干系,唯一留下的就是一种虚假的温情和蒙蔽,在一杯咖啡喝一曲黑胶唱片中,我们所有的反思和进取都被彻底消解。这是最可怕之处。@無戒徵觀的摄影: 曾经关注过阮先生微博后来感觉内容实在无聊撤销关注!阮先生喝一杯咖啡、听一曲胶木唱片| 转发  1月9日  16:12

摄影师赵利文:是的小资情调泛滥,正如被关进笼子里的老虎生猛野性劲全无 //@吴毅强-GZ: //@無戒徵觀的摄影: 至少从微薄上能看出阮义忠一直是一个很具小资情调,很容易被文艺青年热捧的摄影师。| 转发(1) 1月9日 16:58

康国生(康国生):“二流子艺术家”总是比较讨人喜欢,不疼不痒的照片也往往被市场看好。 //@四月风影像文化: //@無戒徵觀的摄影: 曾经关注过阮先生微博,后来感觉内容实在无聊,就撤销了关注!有时阮先生喝一杯咖啡、听一曲胶木唱片都会被很多人恭维。这次微博对阮先生的辩论不无益处! //@吴毅强-GZ:(1) | 转发(1) 今天 17:37

影像一楠:造作的“温情”,享受“教父”@康国生:“二流子艺术家”总是比较讨人喜欢,不疼不痒的照片也往往被市场看好@四月风影像文化: @無戒徵觀的摄影: 曾经关注过阮先生微博,后来感觉内容实在无聊,就撤销了关注!有时阮先生喝一杯咖啡、听一曲胶木唱片都会被很多人恭维。这次微博对阮先生的辩论不无益处!| 转发 今天 17:50

影像一楠:同感//@吴毅强-GZ:我跟你完全同感,阮先生的作品已经与我们中国所处的当下现实了无干系,唯一留下的就是一种虚假的温情和蒙蔽,在一杯咖啡喝一曲黑胶唱片中,我们所有的反思和进取都被彻底消解。这是最可怕之处。@無戒徵觀的摄影: 曾经关注过阮先生微博后来感觉内容实在无聊撤销关注!阮先生喝一杯咖啡| 转发 今天 18:05

摄影师赵利文:回复@汪健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在耳边又响起了 //@汪健一:不光摄影,台湾文化各个方面电影音乐等等全是小情小爱小温馨泛滥,弹丸之地生活安逸确实难有大格局,但是也不能忘了台湾也有张照堂。。。 //@摄影师赵利文:回复@久方武Peter:哦| 转发(2) 今天 18:33

周偉在山川:说台湾全是小情小调,那真是对台湾的摄影音乐电影的无知。 //@摄影师赵利文:回复@汪健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在耳边又响起了 //@汪健一:不光摄影,台湾文化各个方面电影音乐等等全是小情小爱小温馨泛滥,弹丸之地生活安逸确实难有大格局,但是也不能忘了台湾也有张照堂。。。| 转发 46分钟前

一碟小炒肉:回复@周偉在山川:[good] //@周偉在山川:说台湾全是小情小调,那真是对台湾的摄影音乐电影的无知。 //@摄影师赵利文:回复@汪健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在耳边又响起了
| 转发 34分钟前

freeman-xu:很期待你和吴博士来改变中国纪实摄影界。
| 转发 15分钟前


更多微博讨论,请见:
http://weibo.com/1785745705/Ar1xo8DSE?type=repost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