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即日起,四月风将逐位、持续、不定期公布改革后的【四月风影像文化编辑】和【四月风影像文化评论员】信息(包括姓名、责权利、个人简介和主要作品等信息),以期大家深入了解、认真互动、共同提升。今天介绍的是编辑:杨勇。

杨勇博客

加入四月风时间:
2013-10-29
加入编辑时间:2014-07-17

-------------------------------------


1)在值班周期内,一票推荐(含重点推荐)四月风所有会员发布的、具有一定鉴赏和讨论价值的组图、文章和单幅至首页;
2)在四月风协调、支持下,每年至少主持一次在线摄影专题征集、展示、交流,或影像文化相关话题的在线交流活动;
注:
a)“影像专题”可以是某位会员的专题组图;也可由编辑拟定主题,从众多会员图片中精选;还可以由编辑发起主题,召集会员完成拍摄、专题交流,等等,形式不限;
b)影像文化相关话题,可由编辑策划、评论员提议等。



【评论员】除享有四月风会员的所有权利外,具有所有会员发布内容的一票推荐、一票重点推荐权


四月风给【编辑】(过三月试用期后)、【评论员】的回馈是:
1) 至少每年一度聚会活动。活动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读书交流会、讲座、话题研讨、评片等。四月风依据运营情况,全部解决或至少解决落地活动举办地后的食、宿、活动等所有费用;
2) 不定期汇集所有会员精华文章,出版纸质版图书,优先收录【评论员】、【编辑】精华文章;
3) 不定期的精华影像文化相关的图书,赞助商礼品等的赠送;
4) 不定期的更多基于共赢、互利原则的、力所能及的回馈。

关于一票推荐标准
虽“人文”不像“理工”那么容易标准化,但作为一个民间、独立、具有价值观的摄影文化网站,我们试着尽可能描述推荐标准(方向),仅供大家了解。欢迎批评、建议。详情请点击>>  进入此文后,查看“4. 关于一票推荐标准(方向)的说明。”

关于试用期
1. 三个月试用期内,编辑、四月风双方均有权随时解除合作关系;
2. 三个月试用期内,四月风有权比较密集的行使取消推荐权和建议推荐权,但也有义务告知值班编辑“取消”或“建议”原因。三个月试用期过后,四月风保留取消推荐权和建议推荐权,但不再“比较密集”行使;
3. 三个月的试用期,从值班的第一天开始算起,按自然日累计,而不是值班日的累计;
4. 【编辑】从何时开始值班及排班情况,四月风将另行通知(最早2014年7月10日后)。


-------------------

杨勇个人简介

黑龙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月风影像文化编辑。从事诗歌,文学批评,散文创作活动。业余喜好摄影和撰写艺术理论文章。至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有大量作品发表,著有诗集《变奏曲》、《拟古意》、《日日新》等。

杨勇主要文章

1,德国摄影师Matthias• Heiderich的作品:观后 (2013-12-20 18:59)
摘要:摄像机只是表达工具的延伸,而真正的摄像机是眼睛,是心灵之手在操控着它。是心灵在观看这个世界,主观地观看这个世界。也因此,物我相看两不厌,个体情绪和隐秘的意识流入了摄影作品中。在与心灵契合的状态下,好的摄影作品也就完成了。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8518

2,影像的筑建 (2014-03-11 17:15)
摘要:影像的筑建,即:影像和影像之间,影像与其它艺术材料之间的纠缠、排斥、咬合、串连,使摄影真正地进入到了艺术的创造领域。 影像的筑建需要图纸,需要思想的谋划,而它的主人就是摄影人自己。如此,影像与文字,影像与影像,影像与众多其它艺术方式的堆积、排列、穿插、组合,会生发出改变其本意的变化,具有了创造者的所指性,神奇如同千变万化的魔板。影像的筑建,是高级的建构,它是用来呈现个性,探寻内在自我和心魂的。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8927

3,契诃夫的眼光 (2014-04-15 10:29)
摘要:眼睛是摄影家的镜头,心灵是摄影家的底片;眼睛是作家的笔,心灵是作家的作品 。 摄影家只有沉入到黑暗中去, 才有最坚实的底片曝光,作家只有沉入到最深的黑暗中去,才有最锋利沉厚的作品显现。正如尼采所说,高山的根基起止于幽深的大海深处。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9099

4,黑暗之眼 ——简评《布拉塞:巴黎的夜游者》 (2014-06-23 10:29)
摘要:《布拉塞:巴黎的夜游者》意蕴是深厚的。厚重的黑白影像,有如透过水面和幽暗的镜子反映世界,撩开了巴黎之夜神秘遮掩的面纱,它们将黑夜和梦境大白于真相,展示了真正的巴黎都市,展示了人性的多重面目,展示了白天之后人类灵魂的脆弱和虚无。细品这些影像,巴黎之夜不再只是一个个例,而是人类今天城市化、欲望化、孤独化、狂欢化的一个塑影。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9538

5,后现代主义诗歌的散点透视 (2014-06-30 10:29)
摘要:后现代主义对艺术领域的影响很是深入和广泛。在后现代状态的笼罩下,各艺术门类尤其是诗歌,相对走得更远更激烈,它竭力在对传统诗艺进行种种解构的同时,试途创新并寻求超越。然而,在这个领域,匍匐行进之余,我们缺失了什么?又重新构建了什么?六十多年后,回过头来探讨后现代主义诗歌的生发、境遇、本质底线、精神趣向、汉语诗歌现状等问题、实在是有必要的。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9586

杨勇主要摄影

1,废墟纪念照(2013-11-23 23:01)
作者自述:我不知道一个塑料模特意味着什么?这模特来自一个一老裁缝店,就孤零零地立在废墟上,守望每一个白天和黑夜。而不远处,就是一座日益疯狂扩张的新城。在寒冷的冬日,我遇见了他,在拆迁后的废墟中遇见了他,他的脸面斑驳,写满岁月的沧桑痕迹,我被他忧郁的表情所震撼,所迷离。我觉得这是一个仍旧没有离开家园的看守人。是的,他肯定知道这里的过去,知道这里的一草一木,知道这里每家每户,知道这晨的农田和果树,知道这里生活的人的快乐和忧伤。他几乎不是一个人,他是所有的人,他为那些离开家园人的留下来。它是否在等待不知何时要建起的新城,还是在无声地抗拒钢筋水泥和无止欲望的侵袭?从正午到夜幕降临,我为他拍纪念照。当挖掘机隆隆的开来,挖开深深的土地,我知道,他也将要消失,他也终将消失。

更多图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4928

2,物语 (2014-01-15 09:46)
作者自述:我畏惧于这些小东西。
人类的痕迹无处不在,即使在大自然之中。故事与物件,风光与生灵,那种流逝中的衰败,那平静背后的不安,那膨胀的欲望,那些微的恐惧和颤栗,那迎头而来的死亡,都丧钟一样地敲打着我。
我记下这些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小东西,也是它们记下了我。我畏惧于它们,我摆脱不了它们潜滋暗长的阴影。它们在诉说,虚无的风中我听见了它们。
天,地,神,人,这世界有没有一个梦中的乌托邦?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5415

3,他人(2014-02-19 10:53)
作者自述:摄影作为表达工具,可以千姿百态。多数时候,我举起相机时,是内心砰地动了一下,可能也算是心相两合吧。我喜欢那些迎面擦肩而过的人们,喜欢与他们相遇,喜欢他们漠然或者有所戒备的表情。
胡适在《诗与梦》中,有这样两句:你不会作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这讲了一和绝对的游离状态。是的,世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每个人都必将是他自己。在芸芸众生中游走中,我碰到的是某个寂静的瞬间,他们绷紧的表情放松后所泄露的疲倦,无奈与无助。
社会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个个体为了某种需要的联合。貌似严密的有机体,每颗心灵都游离于其间。真正的平常的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渡过的。我和你,还有他,都是孤单而疏离的个体,哦,还有那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小动物,亦是如此。
真的,对我而言,越热闹的时刻,就越孤单。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5740

4,“后毛时代”(2014-03-03 14:00)
作者自述:我与“毛时代”这个词脱不了干系。我出生在毛主席老人家指导中国人民奋勇前进的社会主义时代,少年时却不知毛泽东和毛主席是同一个人。直至1976年,当我们全村社员在小学校操场上无比沉痛地哀悼毛主席老人家去世时,方知道《东方红》里的毛泽东与毛主席是同一个人。后来,毛思想的指引下,我成了红领巾;再后来,我成了团员;再后来,我进入大学,学习中国党史和计划经济学,红色塑料封面的《毛泽东选集》,至今留存;再后来,我成了教毛思想的教员;再后来,我成了“后毛时代”的我,也就是现在的我。我问我自己,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
纪录片《现成品》很有趣,看后一下想到自己平时集下的毛的照片,整理一下,才发现中国人的“后毛时代”与“毛时代”连接是如此紧密,只是产生了千万变化的形式。是的,毛的“能指”已经变成了众多的“所指”性,譬如:他指涉到了宗教,意识形态,政治,日常生活、崇拜,艺术,商机,情色,符号学,隐喻学等等不一而足,大有波普化狂欢的色彩。这是一个解构主义者的时代,对于毛,我无意评价,因我的视野和心智。身在庐山,难识庐山,况且,我思考不一定是我的思考,历史的云烟总是在云烟的历史飘逝一段时间后才得究竟。
那么如此,就让照片自己呈现它自己吧!

阅读全文: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5954



四月风(siyuefeng.com)
立足影像谈文化,中国首家实名制摄影人互动、提升网站
2014年7月18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